如果不考虑收入和面子,你最想去做什么工作?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大家的答案五花八门。

有人想当考古人员,拿着小刷子刷掉宝藏上的泥土;

有人想骑着单车送报纸和人互道早安;

有人想当熊猫饲养员被小团子抱大腿;

也有人想去新西兰帮牧羊人抖一抖羊毛上的雨水……

就像《百日告别》里的台词那样:

纽西兰有一种工作,有一个人,下雨天,会搭直升机巡逻草原。

他要找到那些倒在地上的羊,因为那些羊的毛在下雨天吸了太多水,会倒在地上起不来。

他就要找到那些羊,然后一只一只地把它们扶起来,摇一摇,把它们身上的雨水抖掉。

在大学时,我曾经疯狂地渴望当出租车司机,对我而言,那份众人眼中很辛苦的职业其实是一场很棒的游戏。

接单就像接游戏任务,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你会遇到不同的人,了解让你欢笑或流泪的故事,你也会赚到钱,去买更好的装备。

虽然日子一直平淡到今,但每次想到这个念头,我依然会暗暗激动。

我做着白日梦,等待着那一天,找到一个突破点,然后把一切实现。

图片

原来人们真正想做的

都是这么奇怪的事

小时候问起长大以后想干什么,大部分人的答案都比较趋同。

科学家、宇航员、警察等千篇一律的答案主要是来源于父母老师的渲染与教导。

然而,随着眼界的扩大,我们想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奇怪,越来越不同。

知友@玉树挡风想当“程序员鼓励师”。

“名义上是助理,整天跟你聊天,甜的不得了。那帮软件狗,衣服都整齐了不少,梳头剃胡子,连脚臭都没了。”

读者@李嘉图想做“地铁站推手”,帮乘客挤地铁。

↑图源:@李嘉图

读者@佐小花儿说:“我最想开一个醒酒汤店,有点像深夜食堂,专门为喝完酒,应酬的人,提供一个可以歇脚暖胃的地方。”

电影《萌宠入殓师》的女主,工作是和木匠一同为宠物做盒子,给宠物做最后的送行。

↑图源:《萌宠入殓师》

英国的汤马斯(Thomas Curwen)博士,每天的工作就是花几个小时盯着油漆变干。

↑图为汤马斯博士在观察油漆变干

知友@西庆余里厉害了:“想当许愿池里的王八。一动不动,还有人往我身上扔钱。”

这个世界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,它充满了可能性,充满了未知的魅力。

脱下统一的制服,卸下规范的工牌,才意识到自己想要做的,竟然都是些这么奇怪的事情。

真想不拘泥于所在的体系,勇敢地跳出去!

图片

即便是那些普通工作

也既温暖又有趣啊

书店老板、快递员、出租车司机、小卖部老板……在看留言时,我惊讶地发现,那些看似稀松平常的职业,却成了大家梦想工作的高频选项。

我们总以为升职加薪,不断向上攀爬才是人生的意义,殊不知,回归地平线的感觉是那么舒适和惬意。

知友@禾染提到了她和想当小区门卫的德国同事的对话:

周末跟我德国同事吃饭,聊到了养老问题。他是一个赚多少花多少,及时行乐而且不婚主义的人。

所以我问他:“你有没有想过老了怎么办?”

本以为他不会考虑这么长远的问题,哪知道他绘声绘色地描绘起自己的晚年生活:

我白天坐在小区门口的亭子里,有陌生人来,我就拦住他,不能进,登记身份证;晚上,我骑着小电车,拿着手电筒,检查小区安全。

我说:你想当门卫?这是你理想的工作?你为什么不去培训机构当外教老师,教英语或者德语?

他说:不要,那样不舒服,我在亭子里可以眯一会,听广播,玩手机。别人看见小区门卫是外国人,都会说这个小区好,高级。

↑图为@禾染的德国同事模拟拦住陌生人进小区的样子

在上班时还可以打着鸡血,为升职加薪的光明未来拼命。

但每到下班,整个人就好像垮了一样,尤其是在出地铁口时,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只想一秒钟原地爆炸。

但读者@四公子很幸运,在那个满身疲惫的时刻,他被一个卖花的大叔感动了。

他说:

每天从地铁站走回家的15分钟路程中,总能看到一个卖花的大叔,耐心地一遍遍地介绍这是什么花那是什么花。

11月份的上海已经很冷了,大叔却始终洋溢着笑脸迎接着来去匆匆充满人间烟火的人群。

忽然之间觉得他很伟大,那些买花的人不管前一秒心情如何,下一刻都手捧着花满心雀跃地走了,应该治愈了很多人吧。

↑图源:@四公子

和鲜花一样治愈人心的,还有在大街小巷不经意出现的娃娃机。

投币,晃动摇杆,摁下按钮,看着爪子一点点收紧,紧张地期待好运的降临,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头脑清空,压力也随之消散。

知友@Kim Joe就有个和娃娃机有关的,一生都想实现的梦想:

“在豪华的地段开一间街机厅,里面只有抓娃娃机,难度调到最低,找个休息日蹲在旁边,看着一个个小伙子把他女朋友最喜欢的那个娃娃抓给她。”

↑图为知友@Kim Joe2014年在公司放置的一台抓娃娃机(可调难度)

还有读者把目光放到城市之外,放到父辈赖以生存的土地上,想逃离高度现代化的都市,当个安安稳稳却乐趣十足的农民。

读者@钱阳慧就对那样的生活充满了向往,她说:

指导着小母鸡,排好队,一个个跳进澡盆里洗澡,然后一个个出来,在太阳底下晒干,回窝里生鸡蛋;

生完鸡蛋去石头槽里吃东西或者青草地上抓虫子玩耍,而我在那个时候,就去捡鸡蛋,放进篮子里。

平凡生活里有太多可挖掘的温柔与乐趣,每个人都散发着光与热,或羡慕他人,或被他人羡慕着。

↑图源:电影《You've got mail》

看来,人们真正想做的工作,未必光鲜亮丽,未必收入可观,却一定能让你感到快乐和温暖。

图片

别丢掉本心

你想要的其实触手可及

我最佩服两种人,一种踏踏实实追求金钱,赚够了钱再去享受缺失的其他东西;

另一种人不看重功名利禄,就要做自己喜欢的事,忍得了贫苦,受得了孤独,只为了坚守心中的净土。

最怕的就是那种赚了钱却对失去的梦想念念不忘,想去追求诗与远方却又怕饿肚子。

想要什么,现在就去吧,你会发现有些东西其实伸伸手就够到了。

在与世隔绝的Khodovarikha气象站,有位工作了十几年的气象学家Vyacheslav Korotk。

他每天独自一人测量着气温、风力、降雪等数据,在无尽的极地中孤独地坚守着。

对他来说:

在这个无人踏足的荒野边陲,即使每一秒都面对孤独,也要恪守着那一份执念。

↑图源:evgeniaarbugaeva.com

我们习惯于把期待寄托在未来,想着有朝一日,等我有钱了,等我功成名就了,我就去做我想做的事情,却忽视了无数个现在。

在Safe Haven Pet Sanctuary动物收容所里有位特别的志工,他是75岁高龄的泰瑞爷爷。因为一直非常喜欢猫咪,所以他向收容所申请了这个机会。

他一有空就去陪伴猫咪,帮它们梳毛,虽然年纪大了容易犯困,经常一不小心就抱着猫咪在沙发上睡着了,但泰瑞爷爷仍在坚持着。

在北京有一家烧烤店,叫“柳叶刀”烧烤,和其他烧烤店不同的是,创办它的人是一群清华北大毕业的医生。

如果没有限制,你理想的职业是什么?

他们白天在北京各大医院的科室上班,晚上在烧烤店里忙碌。

在他们看来,他们不过是利用了别人休闲娱乐的时间做了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做想做的事情,上着班不碍事,年龄大了也不晚。

只要你努力,就能成为自己平凡生活里的英雄。

那么,下了班的你,打算去干点啥呢?


  • spacing 1月前
    泡壶小茶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  • 更多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