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若不反击 或许死的是我们--河北反杀案终结
          

235天前的深夜,他用不停颤抖的手,接过了女儿小菲(化名)替他点的一根烟。烟叶在燃烧,很快就烧到了过滤嘴。王新元丢掉了已燃尽的第一根烟,又点燃第二根。

这个农家小院里,刚刚发生了惊天大事,他们三个“杀”了人,死者就是26岁的王磊。

这个种地多年的农民试图用吸烟来缓解内心的惶恐,可无济于事。他的一旁,坐着同样瑟瑟发抖的妻子赵印芝、女儿小菲。而漆黑的院子里,躺着已经头部流血不再动弹的王磊。

河北反杀案终结 当事人:当时若不反击 或许死的是我们

小菲一家四口团聚

保定市检察院微信公号通报了“杀人”经过:“王磊勒着小菲脖子躲闪并将她拉倒在地,小菲挣脱起身后回屋拿出菜刀,向王磊砍去。王新元、赵印芝继续持木棍、菜刀与王磊对打,王磊倒地后两次欲起身。王新元、赵印芝担心其起身实施侵害,就连续先后用菜刀、木棍击打王磊,直至王磊不再动弹。”

王新元的第二根烟还没抽完,民警赶到。3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拘。身陷囹圄、背着“杀人嫌犯”的骂名,让这家人觉得时光过得特别慢。

即便再慢,谁也阻挡不了时间向前。

235天后的2019年3月3日,保定市检察院的一纸决定让这家人如释重负。检方认为,王新元、赵印芝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,不予以起诉。在之前的2月24日,涞源县公安局做出决定:不追究小菲刑事责任,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。

3月3日上午,一家人重获自由后再次团聚。诉完忧心之苦后,王新元走出宾馆房间,来到院里。他又点燃了一根香烟,烟消散在空中不见踪影,只留下淡淡的烟草味。

此时的王新元觉得,老婆、儿女在跟前的感觉真好,生活可以重新开始了。可是灭了烟后,王新元又忧心起来:王磊父母会如何决断,后续事宜如何处理,凌乱不堪的家能否回得去……

而心中有希望,暂时的焦躁便变得不那么可怕。如同消散在晴空中的烟味一样,这家人心中的阴霾,终将随风散去。

河北反杀案终结 当事人:当时若不反击 或许死的是我们

王新元的不起诉决定书

北京打工 饭店相识

命运是奇妙的,谁也不知道一场相遇会引发什么。

2018年寒假,为减轻家庭负担,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农家大二女生小菲来到北京打工,在饭店当服务员,一个月可以赚3000多元钱。这3000多块钱,对于小菲来说很重要,省着点用是半学期的生活费。

饭店里还有25岁的传菜生王磊。在外人看来,王磊的性格有两面性。今年1月,饭店多名工作人员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说,不服管的王磊会和同事拌嘴,有一次因为菜单放错位置,他和厨师大吵一架,双方都动了手。

1米8个头的王磊出生在哈尔滨一个农家小院里。与国内很多农村一样,年轻人都外出打工,留守的是老人和孩子。3月2日,该村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小时候的王磊很少调皮捣蛋,辍学后当兵,退伍后在外打工。过年回来时,见到人都会喊出“尊称”。

小菲向上游新闻记者称,她到饭店后20多天,单位同事聚餐,她和王磊开始说话。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的好朋友大飞。吃工作餐时,3人经常坐在一起,天南海北地聊。

多次送礼 追求被拒

一个多月后,小菲回到学校。小菲称,距离没有阻碍两人的交流,反而联系得更频繁。每天,王磊都会在微信上嘘寒问暖,还会发视频聊天。“大多时候,视频来得猝不及防,不会提前说,有时候我穿着睡衣躺在床上,视频就来了。”

为讨小菲欢心,王磊会在淘宝上选衣服,选礼物,然后问小菲是否喜欢。“衣服和礼物我没有收,但收过一次蛋糕。”

小菲说,2018年4月,她有个快递到了,打开一看是蛋糕,王磊寄的,这次她收下了。王磊先前没有告知,想给小菲一个惊喜。

频繁的联系,偶尔的小惊喜,小菲明白了王磊的心思。她在微信上告诉王磊,她只把王磊当哥哥。

王磊回复,只把她当妹妹,但小菲感觉到这句话背后的酸楚。

对于两人的这段关系,检方认定为:“王磊多次联系小菲,请求进一步交往,均被拒绝。”

河北反杀案终结 当事人:当时若不反击 或许死的是我们

王欢向殷清利表示感谢。

7次骚扰 训诫无效

被喜欢的人拒绝,谁都难受。有人能释怀,可王磊不能。他实施了7次骚扰。

小菲回忆,第一次,王磊就动手动脚了。2018年4月28日,学校放五一小长假,小菲想去她先前打工的餐馆看母亲,再折回河北涞源老家。

小菲在微信上告诉了王磊车票信息,王磊前去接站,帮小菲提行李。回饭店宿舍时,两人拦了一辆的士,坐在车后座上。王磊再次表白,小菲再次拒绝,说只把他当哥哥。

小菲说,4月29日下午,王磊来到宿舍楼下,说要和她把事情说清楚。两人去了附近的公园。整整一夜,小菲没能回来,她想回,可王磊不让。

这次纠缠,案卷上是这样写的:“王磊将小菲约出直至第二天凌晨四五点钟,不断纠缠小菲,强行不让其回去。”

小菲彻夜未归,吓坏了赵印芝。4月30日一大早,赵印芝和同事四处找寻起来。赵印芝同事介绍,4月30日一大早,她在公园看见了两人,小菲表情痛苦。

同事的到来,王磊不敢再强拦。但小菲往宿舍走,他一直跟在后面。回到宿舍后,赵印芝决定让小菲回涞源。地铁上,王磊也一直跟着。“只隔了一个车厢,后来我们中途下地铁才甩开他,坐大巴回去的。他跟着我来到老家,但他没敢进门。”小菲说。

骚扰开始后,到王磊生命结束前,一直都没有停下。

3月3日,保定市检察院微信公号发布的通报中称,2018年5月至6月期间,王磊采取携带甩棍、刀具上门滋扰,以自杀相威胁,发送含有死亡威胁内容的手机短信,扬言要杀小菲兄妹等方式,先后6次到小菲家中、学校等地,对小菲及其家人不断骚扰、威胁。

面对王磊的骚扰,公权力参与了救济。通报称,小菲就读的学校专门制定了应急预案防范王磊。小菲家人多次向涞源县、张家口市、北京市等地公安机关报警,公安机关多次出警,对王磊训诫无效。

除公权力救济外,小菲家人开始了自我防范。2018年6月底,小菲家人借来两条狗护院,在院中安装了监控设备,在卧室放置了铁锹、菜刀、木棍等,并让小菲不定期更换卧室。

生死相搏 反杀发生

3月3日,检方公布了反杀前后的经过。

2018年7月17日,涞源县乌龙沟乡下着小雨,可缓解不了夏季的炙热。

当天下午5时许,王磊到达涞源县城,购买了两把水果刀和霹雳手套,预约了一辆小轿车,并于当晚乘车到小菲家。晚11时许,王磊携带两把水果刀、甩棍翻墙进入小菲家院中,引起护院的狗叫。王新元在住房内见王磊持凶器进入院中,让小菲报警后,拿铁锹冲出住房。

打斗从这时开始,一家人开始和人高马大的王磊展开生死相搏。王磊用水果刀,这把刀刀身长11厘米、宽2.4厘米,划伤了王新元的手臂。随后,赵印芝持菜刀跑出住房加入打斗,王磊用甩棍击打赵印芝头部、手部,赵印芝手中菜刀被打掉。此时小菲也从住房内拿出菜刀跑到院中,王磊见到后冲向小菲,小菲转身往回跑,王磊在后追赶。

王新元、赵印芝为保护小菲追打王磊,三人扭打在一起。小菲上前拉拽,被王磊划伤腹部。王磊用右臂勒住小菲脖子,王新元、赵印芝急忙冲上去,赵印芝上前拉拽王磊,王新元用铁锹从后面猛击王磊。王磊勒着小菲脖子躲闪并将小菲拉倒在地,小菲挣脱起身后回屋拿出菜刀,向王磊砍去。

期间,小菲回屋用手机报警两次。

王新元、赵印芝继续持木棍、菜刀与王磊对打,王磊倒地后两次欲起身。王新元、赵印芝担心其起身实施侵害,就连续先后用菜刀、木棍击打王磊,直至王磊不再动弹。

事后,王新元、赵印芝、小菲三人在院中等待警察到来。

打斗异常激烈。经鉴定,王新元胸部、双臂多处受刺伤、划伤,伤情属于轻伤二级;赵印芝头部、手部受伤,小菲腹部受伤,均属轻微伤。

打斗以死亡结束。经鉴定,王磊头面部、枕部、颈部、双肩及双臂多处受伤,符合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王磊死了,死在“自己选择的路上”。

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王磊的微信小号签名写着:“自己选择的路,别说爬,死,也要死在这条路上!”这个微信的昵称叫“2020年11月20日农历十月初六”。农历十月初六正是小菲生日,2020年是小菲大学毕业的年份。

河北反杀案终结 当事人:当时若不反击 或许死的是我们

2019年3月3日上午11时,王新元走出看守所。

煎熬求助 终获无罪

这起反杀案在之后6个多月里,并不被大众所知。

谈及这段时间的感受,小菲哥哥王欢多次用“煎熬”来形容。他先是申请了法律援助。在律师的帮助下,2018年8月18日,小菲被取保候审。

“妹妹被取保候审了,我更坚信父母无罪,联系了很多律师,可实在拿不出律师费,没钱难办事。”王欢说,2019年1月11日,他在网上看到律师殷清利写的关于张扣扣案的辩护词,便试着与殷清利联系。

殷清利介绍,仔细查看王欢发来的案卷后,他觉得本案中王磊多次对小菲进行骚扰,其范围从小菲的学校至其家中,小菲及其一家的正常生活秩序均被打破,该起因情况均有多次报警、学校值班室等证实,而且事发前一段时间王磊多次通过微信、短信、电话等方式声称要杀掉小菲全家。

案发当晚,王磊携带刀具、甩棍工具,强行翻入小菲家中,对小菲父母及小菲进行击打、捅刺,王磊之行为已经构成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、故意伤害或杀人罪,属于正在进行的行凶、杀人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为,小菲家3人均有权利进行防卫行为。依据《刑法》第20条第3款,完全可以行使无限防卫权,不受防卫限度的要求,审查起诉阶段的检察机关应当对小菲家3人立即作出不起诉决定。

殷清利立刻与其团队律师王文广、赵鹏等人介入此案。与此同时,上游新闻率先介入案件的采访报道,案件开始向公众披露,引发社会强烈关注。

2月24日,此案发生节点性转变——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公安局做出决定:不追究小菲刑责,解除“取保候审”强制措施,这意味着小菲无罪。

“妹妹无罪后,我的心情由之前的恐慌、忧心、无力,变成了在焦躁中期待。”3月4日,王欢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,3月3日一大早,他看到保定市检察院发布的对其父母不起诉的决定后,觉得公平来得突然,来得太快。

当日,远在张家口校园内的小菲也有着同样的感受。她急切地想见到父母,当看到母亲赵印芝已白了一大半的头发时,她未语泪先流,跪地不愿起。

3月4日,小菲向上游新闻记者再次说:“因为我,家里受到牵连;当天发生冲突时,父母也是为了保护我。如果他们不出来,我真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生活。”

河北反杀案终结 当事人:当时若不反击 或许死的是我们

2019年3月3日,时隔8个月后王新元、赵印芝和女儿、儿子再次团聚。

阴影散去 重归正常

有罪到无罪这种滋味,小菲一家人切身体会到了;两天过去了,他们还平静不下来。

3月3日和3月4日这两天,小菲很少外出,她和父母有说不完的话,话题涉及对父母身体的担忧、分别之后的忧心、未来打算,独独没有回忆骚扰和反杀。

小菲向上游新闻记者吐露,哥哥王欢无从知晓她和王磊的过去,哥哥不在现场无从得知当天的经过。要把这些事情说清,她只能一次次面对媒体,一次次回忆当时的每个细节。每回忆一次,就是一次痛苦。“咱家的事被大众知道后,很多人都在关心,我感到了温暖。可每到夜晚时我总睡不着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天比一天堵,直到见到父母。特别是大年三十的那个夜晚,以往都是一家人在过,那天只能独自在亲戚家过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3月4日,王欢对外发表声明说,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,没过一会,他又站出来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。“是怕回忆痛苦,可觉得要对大伙有个交代,没有律师和媒体,还有司法机关的秉公执法,不会有这样的结局。”

面对众人的到访,朴实的赵印芝很少说话,只是在一个劲地感谢。

朴实的人,往往也爱憎分明。一家人表示,如果他们当时没有反击,也许死的就是他们。对于王磊的父母,他们能理解丧子之痛。

3月4日上午,王新元走出看守所的第二天,这名52岁的男子脸上常挂着笑。他说,这是重获自由和清白后的喜悦。

相比妻子和一双儿女,王新元显得沉稳些。看出家人的担忧后,他总在告诉他们,今后外出打工也好,回家种地也好,日子可以重新开始了,“老家还有两亩地,马上可以去耕种。”

清白来之不易。与如今的笑不一样,当天走出看守所时,王新元是“哇哇大哭”。

小菲同样期待着新的日子。春节后,她本来打算休学,但父母请律师给她带话,让她好好念书。今年2月底,她就回了学校,在获悉父母无罪释放的好消息后,她赶紧赶回来。之后,她还会回到学校继续念书。但眼下,没有事情比和父母团聚更重要的了。

折腾了235天后,这一家人终于可以踏实过日子了,生活将重新回到以前的轨道。


  • 暂无评论